聽說,越優秀的人越不想上班——如何治癒你的「職場重感冒」?

來源: hksilicon
2017-10-09 11:30
Lights

國慶的漫長假期結束了——如果要用一句話來表達對於未來的美好期待,我想應該是:

晚上八點半,你就開始開始腦補未來的畫面:

說到上班就頭大, 好不容易到公司,看誰誰不順眼;

任務堆過了額頭,明知道必須要做,實在不想碰;

經常閃念,覺得自己一無是處,誰都比我強,但是還得干啊……

如果你真的這麼想,你可能有點兒「職業倦怠」。不過別緊張,倦怠是21世紀的職場感冒。它就像大姨媽似的,不分男女——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一次。

這病能有多普遍呢?美國心理學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的數據是:53%的人認為工作讓他們極度疲累。《中國「工作倦怠指數」調查報告》顯示,七成的中國職場人輕微倦怠,13%的人重度職業倦怠。

——也就是說哈,明天你上班擠進那種能坐10個人的電梯,這裡就有7個人覺得工作有點煩,1個覺得自己要死了。

如何破解這種月經式的不想上班感——職業倦怠?

1974年,美國臨床心理學家弗羅伊登貝格爾(Herbert J. Freudenberger)首次提出「職業倦怠」 (burnout)的概念, 用來指人面對過度工作時產生的身體情緒的極度疲勞。

弗羅伊登貝格爾青年時也是一個熱血滿滿的醫生啊,以拯救全人類為己任那種——誰知道自己有一天會這麼疲倦,看着病人各種死活,內心竟然毫無感覺?

一開始,他把這事憋在心裡着誰都不說。慢慢發現除了自己,周圍很多醫生都是這樣。後來他發現不僅自己行業,很多服務型的行業里都會這樣,比如教師、警察、護士——他們也會有一天,面對曾經激動不已的工作,麻木不仁。

這是是一種由工作引發的情感、精神與體能上的入不敷出感。你有能力做事,卻沒動力去做。

著名的《馬氏工作倦怠量表》,從三個維度表達這種倦怠:

 ① 「心好累」。

這在專業上叫「情緒衰竭(emotionalexhaustion)」,感覺自己情緒和資源都被消耗完了:不想幹活、不想擔事、什麼都覺得沒意思;尤其對於要重新上班感到恐懼。

② 「不把自己當人」。

專業上叫「去人格化(depersonlization)」,對組織和同事都很不滿,對客戶、同事的痛苦非常冷淡——他們不把自己當人,當然也不把人當人,偶爾良知一閃還輩內疚——但是忍一忍又重新木頭人了。最近《那年花開月正圓》裡面有一個杜公公就是這樣,常年害人,自己也去人格化了。

 ③ 「我不行」。

專業上叫「成就感低落(diminished personal accomplishment)」,對自己的工作評價低,覺得自己什麼都不行,嚴重懷疑自己的價值。經常說的是「我不行,我沒用」。

連起來說就是:心好累啊,不想幹了,我不行,但是TMD還得干啊……

你說倦怠不倦怠?

我在下面列出來了《馬氏工作倦怠量表》的癥狀描述和對應原因,你節哀順變,看看自己是不是有病。

馬氏工作倦怠量表,點擊可放大&保存

最近好多人都在說《三體》,我也來戲說一下。從生涯的角度《三體》就是一本關於職業倦怠的小說:

地球人葉文潔是因為看到時代太亂,太不公平,覺得人類完全沒希望了——作為一個職業倦怠,「去人格化」的地球人,向宇宙發放信號希望拯救;

而負責監控信號的那位三體老哥則是一輩子在第一線監聽外太空信號,工作毫無成就感,而且就得老死了,心累的很。接到信號以後,覺得地球實在美麗,反而發信號提醒:「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這應該算「情緒衰竭」加「低成就感」吧——他也是一個職業倦怠的外星人啊。

《三體》的故事,就是源於2個有職業倦怠的人。

從倦怠的英語名解釋更清晰——「Burn Out」,燃燒殆盡。

我們來做一個思想實驗。假設有兩根蠟燭,一高一矮,同時點燃后,直立放在桌面上;再用兩個同樣大小的杯子蓋住。你覺得誰先滅?

答案是:高的蠟燭先熄滅。因為燃燒產生二氧化碳,熱氣體上升,佔據了杯子的上半部空間;高的蠟燭的火苗會先被二氧化碳籠罩,因此更快熄滅。

這其實是一個很清晰的隱喻:

蠟燭高度代表能力

火苗旺盛程度是工作狀態

空氣是動力

二氧化碳則是壓力

越優秀的人越容易倦怠。

為什麼?因為好的蠟燭需要大空間,他們燒得最起勁,而最快感受到二氧化碳。當低水平的人覺得空氣十足的時候,他們已經覺得窒息,最後停止燃燒了。

可以嘗試從這麼幾個角度入手——

▼首先看看自己能做的事

你得意識到自己燒的太猛了。重新定義下工作的邊界,尤其是調整下完美主義。

完美主義是最重要的壓力源,完美主義最不完美的地方是——完美主義者設置了很多根本完成不了的任務,達不到以後又自我懷疑——是多種心理疾病的 源頭。

調整一下工作進度、降低自己的完美主義,會很大程度降低自己職業倦怠。

2.降低二氧化碳,加入空氣

三種東西是嚴重的「二氧化碳」:

第一種是重複性的工作。

想象一下高速公路收費站櫃檯姐姐的表情—遇到這種情況,採用彈性工作時間、或者遊戲化的方式,以前我們聊過,這裡不再展開了;

第二種是缺乏人際回應——

比如說《三體》里那位一個人守邊疆的三體人。其實工作里有很多「布置了一個任務不幹不行幹了又不知道為什麼」的工作,這時你可能需要主動要求上級反饋,多主動的撩撥一下工作對象以及同事;

第三種缺乏控制感。

什麼叫缺控制感?——無間道里梁朝偉去做卧底,天天提心弔膽,只能在天橋上給上司黃si打電話:

「見面?你想我死啊?警察局裡有內鬼!……你問我去幹什麼?我去看心理醫生!我心理變態啊!就這樣,掛啦!」 

你看,當工作要求高而且控制水平低,還缺乏時間和精力資源的時候,人最容易沒有控制感。這個時候,你可以主動細分目標,聚焦自己可以控制的部分,放手不能控制的部分——工作實在控制不了,至少做一個可以自控的人。 

3.換更大的杯子

主動在工作上要求和創造更大的空間。如果工作實在沒法讓你「吸氧」,轉戰興趣、愛好、家庭、健康或讀讀書都是很好的方式。

▼還有2個心法不得不提及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倦怠也不是一天養成的。

避免掉入深度倦怠的最好方法,就是經常給自己做點兒自查。如果你發現自己越來越多的把工作帶回家、睡一覺醒來還是覺得累、自制力下降(比如暴飲暴食),那麼,你可能已經輕微倦怠,要提高注意力了。

這個時候調整很容易。我列了一張自檢表,你一定要收藏起來沒事給自己和同事對照下:

倦怠自檢表,點擊可放大&保存

 「倦」,是疲倦、厭倦,是心理感受;「怠」,則是怠工,懈怠,是外界行為。

很多人剛感覺到「倦」,就自己主動「怠」起來。這樣其實會更加疲勞,形成惡性循環。電影里登山隊員太冷要凍死了,隊友就會給你抽大嘴巴子——不要睡不要睡!其實越是倦,越是要打醒精神去應對自己,不要怠起來。

首先是要用一種迎接職場大姨媽的心態正確面對——

不要像無知少女一樣:

「我天,我怎麼倦怠了!?」

要用一種看盡世間事的老司機心態:

「矮油~您又來啦,來來來,坐坐坐」。

然後,快速用前面的癥狀圖找到倦怠點;然後試試看剛才介紹的三種防燃盡的招數,儘快的調整狀態。

其實,每一次倦怠,就像跑步三公里的極限期一樣,保持節奏、深度呼吸、放鬆心情——只要熬過去,你會覺得自己又能跑一大截。

沒有人能不倦怠,但是高手能快速從倦怠里反彈。

▼職業倦怠,這種「精神和體力的入不敷出感」,是快速和焦慮社會的流行病——和時代特徵相關,大範圍流行,周期性出現,無法倖免,也沒法根治。

但真正的高手都懂得和這個老朋友打交道——調節奏、緩壓力、增加動力、創造新空間。有一種說法我很喜歡——

職業就像遊戲打怪通關,倦怠意味着你在這一關地圖都展開了,打到頭了,而新的一關的鑰匙,就在某個你曾經視而不見的熟悉地方。

工作即道場,記得要升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