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友誼相片展覽]

來源: fanpiece
2017-11-24 19:57
Lights
文:譚嘉燕 FB PAGE:譚嘉燕KATE


友誼為何物?這是阿瞳常常思考,腦袋卻一片空白的問題。

阿瞳有一個喜好,當她和朋友在一起而覺得很快樂、或是很難忘很深刻的時候,她喜歡拿出手機和朋友照相,然後把相片儲存到一定數量時,就沖灑出來貼在睡房的書桌上。

樂文是她心中排名第一要好的朋友。對,她會把朋友作排名,不同位置的朋友會得到不一樣的待遇,至於排名的準則,這是基於每位朋友對待她的態度、說過的話、一舉手一投足、一起經歷過什麼事情而所定奪。

朋友Y曾經是阿瞳心中的第一位,可惜她曾口直心快說阿瞳是個平凡普通的女孩子,沒本事可以高攀到有成就的獨特人士,後來她們之間的友誼就瞬間降到冰點。什麼為之「獨特」?原來在朋友Y世俗的眼光中,只要有學歷、月入超過三萬以上就叫「成功人士」、「有成就」,而非每個人獨一無二的內在本質和信念。

朋友C也佔據過第一位三個月的時間,可惜原來她和阿瞳做朋友就只為了用阿瞳來襯托自己。後來阿瞳悲傷地發現了,朋友C很喜歡挑選一些在她個人眼光中條件比她差的人做朋友,這樣才能突顯她的優秀。朋友C是自大,也是自卑。

今年八月,在這個炎熱的季節性,阿瞳決定在樓上書店舉辦一個小型展覽,展示十張她認為和樂文經歷過最難忘時刻的畫面,她想給樂文一個驚喜,也當作她們認識十年來的一個小紀念。

在展覽開幕的前一天,樂文一整個下午都陪伴在側協助阿瞳佈置場地。

阿瞳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把每張放大了的照片鑲入畫框之中。
她手上拿著的照片是攝於一間小酒吧內,她們二人天真又稚嫩的笑臉填滿整張照片的空間,這是一張大頭照,為了紀錄她們領了人生第一份辛苦工作得來的薪水。

樂文的眼神充滿溫柔:「好懷念呢,轉眼間我們都步入社會有四年多了。」

當時她們都梳著整齊的瀏海長直髮、戴著彷木框眼鏡,樂文穿著玫瑰紅色背心和黑色短褲,阿瞳則穿著櫻桃紅色襯衫和黑色長裙,她們左手都戴著款式很像的粉紅色水晶手鏈。朋友圈中的其他人都說她們好像雙生兒。

不過透過照相就能明確分辨二人,樂文喜歡露齒而笑、眼睛都笑瞇了,而阿瞳只會對著鏡頭生硬地微微揚起嘴角。

阿瞳也感觸起來,心頭一酸:「對呀,而且我們當初的品味還蠻像的嘛。」

樂文摸了摸阿瞳有點粗糙的頭髮:「那當然呀,那時我們都會一起買衣服,也會互相給予對方意見,記得朋友們都會笑說分不出我們誰是誰。」

對,阿瞳很喜歡約樂文出門一起買衣服,這樣一來她才可以跟貼樂文的時尚品味。只有穿著和樂文差不多款式的衣服,她才有自信踏出門面對人群。

今天樂文穿著煙灰色斜肩T恤和黑白色直間短裙,而阿瞳穿了一件黑色連身裙。不知由那天開始,阿瞳徹底改變了跟隨樂文品味的習慣。她只想做回她自己。

擺放在地上的,還有另一張影於黑夜球場之中的自拍合照,阿瞳還是腫著雙眼,一副心事重重的難過模樣。

樂文把頭依在阿瞳肩膀上:「啊,那時候妳哭了好久,我們的腿還被蚊子叮了好多個包,癢死了。不過哭過後我們還要合照,現在看起來蠻好笑又奇怪的。」

樂文的動作輕得讓阿瞳感受不到她的重量,阿瞳嘆一口氣,彷彿當時的難受情緒突然再次湧上心田:「我還記得我哭的原因,那一天下午我被一個超級爛的同事看不起我,晚上我又不舒服看了醫生,給他講到我好像患上嚴重疾病似的,妳也在診間聽到他講得多誇張吧,那晚簡直就身心受創、雙重打擊。」

不過還好有妳一直陪伴在我身邊安慰我、給我勇氣,又給予耐性讓我大吐苦水和抒發恐懼的心情……如果沒了妳,我該怎麼辨才好?

那張被壓在最底下的照片,是攝於一望無際的金黃色太陽花田裡,每株太陽花都差不多高過她們,好像可以輕易就把細小的她們掩藏在這片瑰麗的風景之中。

照片中,樂文摟著阿瞳的肩膀,樂文專注看著鏡頭咧嘴而笑、露出了潔白的牙齒,而阿瞳凝重的眼神卻不自覺地瞄向樂文。她們同樣梳著馬尾,穿著煙灰色斜肩T恤和黑白色直間短裙。

那是一個天朗氣清,會有七彩風箏劃過天空,炎熱卻有微風吹著的下午。

樂文嘟著嘴巴,吃吃笑著:「原來妳都沒有專心望鏡頭,為什麼那時妳要偷看我呀?」

阿瞳臉色一沉,雙手微微抖震著。儘管開了冷氣,但阿瞳的額頭仍有汗水不斷滲出來。

樂文留意到阿瞳的不安異樣,但仍繼續一口氣說下去:「那天之前的我真的好高興呢,差不多每天都活在喜悅之中,因為努力了兩年,我終於可以創立自己的手袋品牌,同時男朋友又向我求婚,那時我的人生可以說是接近完美的了……」

樂文輕吐一口氣:「妳還記得,拍完這張照片之後,妳跟我說了什麼嗎?」

「為什麼妳會過得比我好?這樣完美的人生,我也好像要……我想成為妳……只要妳消失了,我就可以接收妳現在的一切了吧……只要妳……」

阿瞳摀住自己耳朵,身體縮成一團。

「啊!」阿瞳好像感覺到有東西從她背上滑過,漸漸撫上她的後頸……

「救命呀!」阿瞳發瘋似的尖叫起來,她抱頭恐慌地衝出書局快步走向後樓梯,她只想急速離開這樓層,直到她衝向地面大堂,看見保安的一刻她才安心一點點。

披頭散髮的阿瞳在混亂中抓著保安的衣襟,大口喘著氣:「救命……書局……書局裡有人要攻擊我……你……要救救我……」

保安一臉疑惑:「不會吧,小姐妳冷靜一點吧,今天只有妳一個人進入過這大樓呀。」

阿瞳激動搖晃保安:「你騙我,明明樂文就和我在一起……她一直都和我在一起……」

保安被搖得頭昏起來:「哎呀我就沒騙妳呀。」

「你……真的沒騙我嗎?」

原來……原來……一直就只有阿瞳一人的身影在書局徘佪著……鬼怪最可怕的是它們專門喜歡躲在最暗陰的角落裡,譬如是人的內心深處……

友誼到底為何物?這是阿瞳常常思考,腦袋仍然一片空白的問題。


文:譚嘉燕 FB PAGE:譚嘉燕KATE